ASAHINAAA

沒事兒就愛摸點技術不到家的魚兒

我想到了之前犬夜叉作者说过 犬夜叉他们其实是柴犬 柴犬 柴犬 我只能想到白柴一家 然后 柴犬的耳朵 是 真的 柔软好捏 天 想捏

卧槽????

泽麟-凌公子:

这些人自以为自己在写黑深残作品,其实完全是包裹着美化外衣的脓瘤

短圆的丫丫:

我惊了

词换雪:

卧槽公然宣扬这种东西。。??

锡兰之红:

同人创作,出于对原作品、原角色的热爱理应更有下限才对。这样分明毛骨悚然的作品究竟是如何还能被“夸赞”温馨?唉……

挂人某个黑深残聚聚:

同人作者美化极端黑残题材写邪典,骗取未成年粉丝地址寄成人用品为哪般?——带你走进同人圈“艾莎门”事件始末。

1P事情概括

2P我们的呼吁与诉求

3P奖品详情(抽奖可以去往微博:https://weibo.com/2845743060/G5cnEANOi?ref=home&type=comment#_rnd1519796486550)

另外很快会做出第二条cwb,内容是目前圈子里各个角色残害肢体情况(角色包括不止如下:雷狮,金)目前图和文都在增加中,如果大家有发现新的受害者和此类文图,请欢迎私信我

【关周/峰巡】南风知我意

是真的喜欢

并没有什么。:

超短打+车轱辘,夹带#彬诚#


无关原著的师生梗。


为什么这么热爱师生梗。因为我本人的论文开题报告又被毙了,汪的一声哭出来。


ATTENTION:


年龄操作,35岁周巡×23岁关宏峰。


看多了老关带巡花儿我们换个操作。


诚邀各位品一品风骚警花×奶不兮兮的忧郁小生。








1.


周巡捡了个便宜徒弟。


此徒弟姓关名宏峰,目前研二。


为什么是研二的徒弟?


问得好,因为这就是整个故事的开头。


彼时的周巡坐在系主任的办公室里,把玻璃茶几拍的震天响。


“老顾我可跟你说清楚了!我不带学生!”


系主任姓顾,头发斑白年过半百,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周巡,你以为我想给你呢。别的手底下都满了就你一个了。我去老白那儿交流一年,你要不带我这么好的徒弟往哪儿放?”


周巡非常风骚地去撩头发:“管他妈谁的学生成绩多好,爱谁带谁带,你把他揣兜里带走都行。反正我不乐意带。”


“你再考虑考虑吧,带研究生可是有津贴的?”


周巡眼睛亮了一下:“多少?”


顾主任移开视线:“哎哟,多少来着我记不大清,年纪大了就是麻烦。回头去给你问问吧。”


周巡就从鼻孔挤出一声冷哼:“得了吧老顾,我能不知道你。我他妈的一不开课题二不搞研究有个屁的津贴。”


“再说我这样,去带人小孩儿,不糊弄鬼呢嘛。”


周巡吊儿郎当地把脚搁上沙发,十分惬意,毫不妥协。


顾老头儿是他从前的顶头上司,先他一步退下一线跑来教书。成日就爱倒腾古玩,一整个办公室被打点的古色古香,办公桌后面甚至有模有样的竖了个螺钿漆花的屏风。周巡每次进这办公室都不让坐,深怕周巡管不住腿脚砸了什么宝贝。但是老头儿今天有求于他,所以这会儿周巡就跟个大爷似的。


顾主任无声地摇摇头,去抽屉里掏了个文件袋儿举到周巡面前。


周大爷就一个激灵把脚放下。


文件袋上写着斗大的字——《年度教师职称评定考核》


周巡挤出了一个谄媚的微笑:


“不是那什么顾主任,你看我这不是害怕误人子弟么。你那学生叫什么,我带不就是了。”


“成了,我说什么来着,这小子我肯定搞得定,”顾主任得了许诺满意地把文件收起来,转头把周巡遗留在身后,自顾自地去跟那扇黑漆屏风说话,“小关你出来吧,来见见你周老师。”


然后就有个高高瘦瘦的学生从那屏风后面绕出来。学生长得甚是白净,穿着一袭白衬衫,干干净净的,在这间古色古香的办公室里说不出的搭调,仿佛书卷里的少年郎。


少年郎斯斯文文地走过来,客气的说道:


“周老师,我就是关宏峰。”



2.


其实周巡这人完全不适合当老师。


此人脾气火爆,一点就着。成日里就是一头风骚的卷毛和不怎么打理的胡子,跟充满光辉的人民教师形象相去甚远。而且还有个毛病是贪吃ーーー且去刑侦学院打听,甭管是哪个办公室,只要在门外说一句周巡来了,那必是如同皇军要进村了一样,所有人会马不停蹄地收拾好自己办公桌上一切能下嘴的东西。


但周巡的课永远都是热门,因为就这么个人在来教书之前竟是个支队的一把手。


他上课基本不要课本,课本常年就搁在投影仪的旁边。你去看,那书永远只停留在目录。开始上课之后,通常这人就是屁股往前面的红木讲台一靠,纯靠嘴说,还时常夹带一些插科打诨的不正经话。


而周巡的牛逼之处就在于此。他只需要去看一眼目录清楚今天是哪些内容,然后两个小时的大课就能被他讲的津津有味。每一个案件,通过他的叙述就这样徐徐地在你眼前展开,从如何搜证到审讯技巧,每一节课周巡都是把自己的浑身解数一腔热血刨开来,一点点地去讲。


而且导致周巡课的选课率一直居高不下的最大一点,是此人记性不太好且痛恨点名。本着自己也是学生熬过来的懂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的花花肠子,他通常只会在系部来查课的时候点,而且是一定会提前打好招呼。


所以关宏峰站到他面前时,周巡是完全不认识这号人的,哪怕关宏峰在他的课上常年盘踞第一排。


用周巡自己的话说:“我他妈往讲台上一站我就觉得那些学生像要吃了我似的,那乌压压的一片谁有心思去看每个长什么样儿啊。”


关宏峰也不跟他提起,两个人就从陌生开始相知。


周巡只觉得自己这新收的徒弟长得怪好看的,性格也沉稳,倒是个干大事的好材料,所以平日里玩命儿地指导关宏峰,是个倾囊相付的样子。


他带着便宜徒弟去上课,正打算去看自己上次讲到哪儿了,关宏峰立刻精确地给他指出了目录上的位置,还能告诉他上节课哪些点没讲完。


甚至关宏峰能说出周巡的排课表上任意一个班级的进度,要知道周巡带的课是本科,跟关宏峰没有一点儿关系。


周老师成了甩手大爷,就尝出了点带徒弟的甜头,美滋滋的。


从此那本儿积满灰尘的课本就被彻底抛弃了,周巡走哪儿都带着关宏峰。



3.


周巡打心眼儿里挺喜欢自己这徒弟的,不仅模样长得好看,还压根不需要他操心,甚至时不时的反过来操心一下他。


周巡去系部开会半道儿下雨了,关宏峰在门口等着送伞;周巡在外面喝酒喝大了,关宏峰去开车送老师回家;周巡换季嗓子疼,关宏峰就时时兜里揣着金嗓子含片。


作为一个小半辈子成日和尸体罪犯这些腌臜事物打交道的黄金单身汉,周巡很开心。他的母亲去世的早,老子的脾气比他还爆,是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关心。


他觉得自己仿佛活明白了一样,前35年过得狗屁不如,如今一朝春暖花开生活无限美好。


周巡在开全校例会的间隙把这些话说给发小兼朋党兼同事的隔壁办公室赵馨诚听,立刻被这又一只黄金单身狗唾弃。


“还春暖花开呢,老周我看你就是思春了。”


赵馨诚讲师仿佛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伸手过来锤周巡,不及防被台上的领导点了名。


“公安管理系的赵老师,麻烦你一会来我办公室一下。”


台上是刚上任的校董韩彬,确实文质彬彬但就是看着有点冷,赵馨诚只有苦着脸应了一声。周巡在旁边憋着笑。


赵馨诚不乐意跟这小人得志的嘴脸计较,过一会又悄咪咪凑过来道:“我说老周,你这哪是收的徒弟,分明是白捡了个儿子。”


“按我看儿子也没这么孝顺吧,怪不得又一春呢,你给人下什么迷药了?”


这番话成功换得周巡一记重拳,赵馨诚痛呼一声,继而又被韩校长点了名。


周巡落在人群的最后出的会议室,在四散而去的背影中一眼就瞧见了徒弟关宏峰。


这人穿了身利落的黑色短风衣,静悄悄地站在那里等他,却有着不容忽视的气场。少年细碎的刘海搭在额前,在阴郁的天色中整个人透露着疏离与淡漠。


就这么个遗世而独立的翩翩佳公子,脖子上带了条丑的令人发指的紫色围巾。


周巡就笑出了声。


关宏峰捕捉到了这一丝不客气的笑声,转过了头来正对上周巡笑眯了的眼睛。那丝淡漠的气息就退了下去,眉眼弯弯的成了少年人特有的干净。


周老师笑的有些夸张,走过去搂关宏峰的肩膀。他的小徒弟比他还高,周巡勉强够到个儿去扯那条围巾:“你这什么审美啊?”


关宏峰笑了笑,伸手去扶他。


周巡没在意到自己整个都被关宏峰囫囵地圈着,只专心地问他:“等多久了?站外面不冷啊。”


关宏峰就乖顺地回答:“我去办公室你没在。看着下雨了想你应该没带伞,结果过来了雨又停了,就等了一会儿。”


周巡这才想起来忘记给这小孩儿发个微信告诉他今天自己要开会,他刚只顾着去琢磨赵馨诚跟他讲的话去了。但琢磨半天也没明白,这徒弟成绩好条件好啥啥都好,能图他个什么。


突然间周巡觉得有个什么东西落到了脖子上,暖烘烘的。低头一看,晃眼的紫色,再伸手一摸,围巾。周巡就抬头去质疑关宏峰,但立马接触到了少年的眼睛。那眼睛里有着细碎的光,这光中间满满当当都是周巡的脸。


一瞬间周巡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管他妈的图什么呢,要什么我给什么,反正我也没钱。他笑嘻嘻地看着关宏峰被冻的有点红的鼻头,搂着人不成个样子地往外走:


“走吧儿子,爸爸带你去吃饭。”



4.


在学期的末尾周爸爸终于有了一丝头疼。


他的儿子,不是,他的徒弟关宏峰的成绩单摆在他的桌上。


起先周巡只夹着烟得意洋洋地去扫视徒弟的绩点,嗯很好,几乎全是4.0的A+,以至于第一遍看到那个C+的时候他并没有反应过来。


周巡愣神,又看了一次,真是C+。


他往前看,这门课叫格斗技巧。任课教师,赵馨诚。


周巡就艹了。


爸爸马不停蹄地给关宏峰去了电话:“你格斗那门怎么回事儿?不会是老赵要潜规则你不成搞得这一手吧。”


没等关宏峰出口,周巡已经迅速给这事儿下了定论,怎么想都不能是自己徒弟有错,十成十是赵馨诚这王八蛋为了挤兑自己。怎么着不能让徒弟受了委屈:“儿子别怕,爸爸这就给你平反。”继而跳起来飞身出去踹开了隔壁办公室的门。


“赵馨诚,你他妈竟然敢对我儿子下手!”


结果门开了,周巡却看见内里正坐着个文质彬彬的身影——韩彬校长,自己的狐朋狗友正苦兮兮地坐在校长旁边不停地给他使眼色。


校长噙着一丝笑意转头来看他,周巡就立刻识相地退了出去,顺手把门带好了。


这个时候耳边的电话才有了点答复,声音甚是无奈:


“周老师,我那成绩是真的。”


周巡千算万算算不明白关宏峰为什么会在这么个课上跌面儿。


想他打架小能手周巡的徒弟竟然是个棒槌。


不应该不应该,太他妈的不应该了。


周巡的心里迅速燃起了熊熊的斗志,他决心一定要把关宏峰带成跟他一样优秀的人才。


当然这个优秀仅限于在格斗技巧上,毕竟其他地方压根用不着他指点。


结果还没等他真去实现这项远大的抱负,就出事儿了。


说来凑巧,周巡那晚约赵馨诚喝酒无果,觉得无事可做才晃悠去的酒吧,大好的周五晚上,怎么能浪费呢。


他穿梭过靡费的人群,在吧台要了杯单一麦芽格兰芬迪。


酒尚未过喉,他就看到了人群之中那张脸——关宏峰。还是那个刘海搭在眼前的模样,在斑斓的灯光里有点不一样的味道。


周巡皱眉,他那三好学生小徒弟哪会来这种地方。还没等他确认清楚,转角处拐过去了一伙人,大呼小叫地冲着关宏峰那堆发难,让人让座儿。


“哎哟你说让就让啊。”争吵的声音被掩盖在音乐中,周巡只辨别出这一句。


还真是关宏峰的声音。


然而越闹越凶。混乱之中周巡没看见第一个酒瓶子是谁砸的,但是那飞溅的玻璃屑落到关宏峰身上时他瞧了个一清二楚。


周巡就冲了过去。


C+的棒槌要挨打了,他怎么坐得住。



5.


凌晨1点02分,关宏峰火烧眉毛一般地去警局领人。


关宏宇看着他哥,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


“哥,我真没想惹事儿的。”


关宏峰瞪了一眼,弟弟瑟缩了一下,继续为自己辩解:“再说我一个人就能搞定,谁能知道你老师也在那儿啊?”


“哎不是我说啊哥,你这个老师,打人下手也忒重,骨折了几个啊?”


关宏峰被念叨地停下了原地打转的脚步:“闭嘴。”


关宏宇就大气儿也不敢出,他头一次见他哥这么着急上火。


直到周巡走出来关宏宇才觉得四周的气压正常了一点。


他哥立马快步上前去探查这人的受伤情况。周巡面子上没一点大碍,唯有手上沾了玻璃有些伤口,也已经处理好了。


周巡这头跟派出所的小民警嘻嘻哈哈打过招呼,转头瞧着徒弟紧张兮兮的样子有点好笑:“行啦,没事儿。你弟也是被害者,是那几个孙子瞎闹。”继而把视线绕过关宏峰去看关宏宇,“没事儿吧?”


关宏宇在亲哥的淫威下忙不迭地点了头。


“那我送你回去吧周老师。”关宏峰立刻护着人走向了车,把亲弟丢在身后。


关宏宇抬腿也要走,却被一个小警员拦下了。


“关宏宇先生是吧,你还不能走。”


“我们接到举报说你涉嫌贩卖盗版光碟,光碟我们已经取到了,由于数量过多行为恶劣我们将对你进行刑事拘留。”


关宏宇:???


关宏宇转头去看他哥,只有关宏峰知道他把碟藏哪儿了。


而关宏峰的车在这个时候发动,载着周巡绝尘而去。



6.


关宏峰对周巡的宿舍十分了解。


大龄单身狗周巡唯一爱好是喝酒,但逢节假周末,通常是能在酒桌子上找到他。从前他一个人住学校的教工宿舍,只能磕绊着和赵馨诚互相把对方拽回去。然而自从有了关宏峰这个徒弟之后情景就不一样了。关宏峰甚至知道这人常去的几个馆子在哪儿,然后一家一家去寻他的牧马人,再把人送回宿舍。


后来周巡宿舍的沙发上就有了床专门给关宏峰准备的被子。


今晚两人也依然按部就班的走进周巡的宿舍,区别是这会周巡终于不用倚着关宏峰靠自己的脚走进去。


通常这样一个夜晚会结束在关宏峰给他道晚安的声音中,两人各自安睡一方。


所以周巡就觉得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对。


他依然是躺在自己的床上,但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关宏峰的身影下。身上的白毛衣被撩起,周巡能感受到冷空气与小徒弟手掌的热度在暴露的侧腰,身体上面那张俊俏的脸在逆光中朦胧不清。


周巡吞了下口水:“小关你赶紧去休息吧,我真没事儿,今儿辛苦你了。。。”


而后面的话被埋进了一声低喘中。


关宏峰轻捏了一下手中的皮肤,毫不意外地看着周巡的脸皱到一起——他从周巡上车就发现了这人避开腰部发力的不自在坐姿,现下去查看果然已经淤青了一片。


https://shimo.im/doc/CLV59Zu5V4IYQC4t?r=M0X32J/「请上车」



7.


关宏宇是在3天后从拘留所里出来时才看到他亲哥的消息。


他打开手机,先是蹦出了几个高亚楠的未接电话,关宏宇的嘴边就浮出了一丝笑意。


接着他点开微信。


-亲哥:宏宇。


-亲哥:亲弟。


-亲哥:谢谢了。


-老年表情包——祝我们的友谊万岁。


关宏宇生生快要被吓哭了:你他妈跟我友谊万岁还不来把我领出去???什么人哪???


继而哆哆嗦嗦地去给女朋友回电话,告诉她自己亲哥彻底废了。



8.


而周巡在这个故事的结尾才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那天如往常一样踹开隔壁办公室截人喝酒,却得到了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拒绝。


赵馨诚:“不了不了,彬今晚约我吃饭。”


周巡:“有了饭吃就丢下兄弟,行吧看透。”


赵馨诚:“滚蛋啊,让你儿子带你去开个荤,别成天烦我。”


周巡嘿了一声:“老赵你是不是傻了,他每个月就那点研究生补助还带我开荤,我们爷俩得饿死在路边。”


赵馨诚反而笑了:“老周,你他妈除了膈应我还会干嘛?啊?你儿子什么家底儿我可清楚得很,彬都告诉我了。”


周巡就愣了:“什么底儿?”


赵馨诚一脸唾弃:“不装能死是吧,得得得,知道你非得听我亲口讲一遍才开心。”


“不就是有个物流公司么,不就是有个业内闻名的教授亲爸么。我真是羡慕死了。满意没,满意我可走了啊,”狐朋狗友说罢就头也不回地出了门,“帮我关灯啊老周。”


周巡回味了半天总算锊清楚了整件事情。


关宏峰怎么做到中途换导师、他自己怎么能不付一分钱赔偿就离开警局、对方还不来堵他。这些细节骤然变得一清二楚。


周巡失笑,到底还是不在一线变迟钝了。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朝着赵馨诚离去的地方嚷嚷:“滚滚滚。他妈的没一个好鸟儿。”


。。。


“等会儿,老赵刚刚说谁来着。彬?韩彬???韩校长?????”


周巡对这个充满套路的世界绝望了。


而门外有个一直在套路他的声音喊他:“周老师,回家吗?”


他无声地叹气,认命地走出去落进一个怀抱,抱完后依旧风骚无比地去撩头发。


“走了走了,回家。”




后续①http://lotus-7.lofter.com/post/2929dc_11861c41

【关周】我竟然去了警察的婚礼偷东西(一发完)

笑到岔气

阿布汪汪汪:

*关周婚礼 第三人视角


*梗来自微博


*无逻辑欢脱向 OOCwarning


 


请问是津港吐槽君吗,我想来吐槽一个事情。真人真事,本人坐标津港,是个扒手,准备进局子了,进去前先来讲一下我遇到的奇葩事情,各位听众先别骂我,我知道我不是个东西,先听我把话说完吧我时间不多了,我真的!不吐不快!


我是一个专门在婚礼现场偷东西的扒手,穿得光鲜亮丽地专门混进婚礼里趁着敬酒时混乱就行窃,顺便提醒一下各位以后参加婚礼小心点吧。我之前得手过很多次,没想到今天居然他妈的失手了。


我去的这家酒店算是津港市比较上档次的一家,婚礼现场在二楼,我上去的时候才发现门口那个牌子写的是“祝关宏峰先生 和 周巡先生 永结同心”,我一看,原来是基佬,我怕人太少不好偷,就想撤,可我后面突然呼啦啦来了一群人,我走不了就只好跟着人流进去了。


里面的装饰啥的其实都和男女婚礼差不多,我觉着人还挺多的,就待下来了准备摸好时机偷东西。我看见那对基佬,两个人都长得不错,穿着黑色西服白色衬衫的应该是叫关宏峰,看起来挺严肃的,板着脸,当时我想应该是老师啥的吧;穿着白色西服黑色衬衫的应该是叫周巡,骨架比那个关宏峰小一点儿,一头很骚包的大波浪刘海,我当时感觉他应该是搞发廊的还是搞艺术的吧。那个周巡看起来挺黏那个关宏峰的,在台上拿着麦就不停念叨“老关老关老关”,那个姓关的看起来挺嫌弃的样子但其实还挺惯着周巡的,请你们记住这两个人。


我进去时婚礼酒席开始了一会儿了,关宏峰和周巡就去挨个桌子敬酒,关宏峰不喝酒就只拿嘴唇沾杯,周巡替他喝,别说那个周巡还挺能喝的。我当时挑了一桌看起来容易下手的,女的多,还有个带娃的,男的除了小年轻就是个被她们叫老刘的老头了吧。他们敬到我准备下手的那桌时,突然就起哄让他们俩接吻。我也是懵了,但不敢轻举妄动就盯着他们看。


那个周巡一手勾着关宏峰的脖子就朝他抛着小媚眼儿:“老关,亲一个呗。”那个关宏峰一直看着挺严肃禁欲的样子,突然就捏着周巡的下巴用力亲上去了,一手还摸上那个人的小细腰。他们亲了快一分多钟吧,亲完时还拉丝呢。啧啧啧,辣眼睛。周围桌的人都端着杯子挤过来了要敬酒,场面开始有点混乱了,我差不多可以下手了。


我也装模做样地拿着一个我进来时顺的酒杯挤在里面抬着手堆着笑。我瞅准了站我旁边那个姑娘,短头发,眼睛贼大,应该是刚毕业吧,看起来就好欺负。她管她旁边那个化着点淡妆的女的叫师姐,那女的叫她舒桐。那个舒桐姑娘当时背包链是开的,钱包就放里面,我一眼就看到了。她站起身来干杯时注意不到背包,我端着杯子凑过去刚好能偷偷顺走。


可我他妈没想到,我的手刚摸进去,那个只用嘴唇沾杯的关宏峰在餐桌斜对面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当时差点拔腿就跑,但我觉得我得稳着,他应该只是觉得没见过我,但这酒席毕竟人多着去了,他不会在这个时候问我是谁。我就放下点心来。然后大概是他家那个周巡眼神老黏在关宏峰身上,就顺着关宏峰的视线看过来了,看到我时愣了一愣,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妙了。但周巡没说什么,就抬手喝酒的样子,我就放松了,抓着钱包抽了出来,结!果!


我都没看见那个周巡怎么动作的,他手腕一甩我脸上就被泼了酒,我感觉刚刚围着敬酒的人群忽然飞一样的速度散开了,那个周巡,突然一手撑着餐桌,直接空翻过来,我直接吓懵了好吗!敢情周围那圈人看见他空翻过来散开来让位置给他落地的啊!他上来就给我一拳,我他妈也是练过的我就跟他过了两招,他穿着个西装呢飞起来就踹了我一脚,是真疼啊我就翻倒在地,突然!


我他妈的后脑勺被顶了把枪!


一把枪啊我吓懵了我想我他妈不是进来了黑帮老大的婚礼吧?!


那桌一个小年轻就那种痞里痞气地开口:“嘿,等下正准备回'家里',这枪带着挺及时!敢砸我师父的婚礼,不想活了是吧。”


周巡就点点头:“行啊不错啊汪,晚上夜班赏你。”然后把我手里的钱包扯走了,还给刚刚那姑娘然后说:“小周,拷上吧。”


就刚刚那个被我偷的舒桐姑娘,从她背包里掏出来一个手铐给我拷上了!谁家姑娘在背包里塞手铐的啊!


我当时就慌了,话没过脑子我就大喊:“你们谁啊,警察吗,凭什么拷我!”


然后那个周巡啐了一声,用天津话说:“还真巧了”,从西装里兜掏出来一个黑色的皮质小本本,然后就我周围那一圈,三十多个人吧,也都突然全都开始从衣兜裤兜里掏证件亮给我看。


三十多颗警徽闪闪发亮。


我懵了。


我他妈原来进了警察的婚礼。


这个故事就叫做“我竟然去了警察的婚礼偷东西”。那场婚礼给我的阴影太大了。我认识到了一个道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从此我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见各位,我叫幺鸭。


 


-END-


请忽略一个扒手被抓后为什么能上网吐槽以及小汪参加他师父婚礼带枪是不是想抢婚的bug,小汪说的“家里”指的是支队

老大不小的【关周/周关】

无差呗这可以当之前写的一起呗2吧)什么鬼
主要喜欢的cp无所谓谁日谁啊两个人在一起就好了,生活那么苦了为何不能好好谈恋爱咧( ・᷄ὢ・᷅ )

今天走去买菜的时候看到俩爷爷一起牵手有感而发,看出他们俩很幸福,双手紧握,那份坚定

背景就他俩退休后去加拿大探亲小关吧(听小伙伴说公务员在职期间出国非常麻烦,特别警务人员之类的退休后五年才准出境,我们就当老周因为之前太拼落下些许毛病被勒令提早退休吧,ooc归我,幸福归他们٩(˃̶͈̀௰˂̶͈́)و

继续小对话外加脑洞形式吧,毕竟不会写文啊



【“嘶……说好的温哥华冬天不是很冷呢????!关宏宇这老大不小的还坑人了?!?!”

“温哥华的确对比其他城市不是很冷,但这不代表不冷了”虽然老关在收拾行李时已经这么说过但依然无法阻止他也就塞了几件毛衣衬衣牛仔裤就合上行李箱,轻装上阵就像去隔壁市出差两天般。当然,我们的关老师默默的多塞了两件羽绒进去。
“哥我知道周巡那家伙绝对不爱带衣服,你也别带太多,来这再买,快到黑五了大鹅打折!”
“行了行了别浪费钱,够穿就好,你们上年带回国的还穿着呢,一年才穿几次”
“嘿行吧到时候再说!我先去忙了。我让饕餮明儿去机场接你们,亚楠在家准备blahblahblah”

“老关我怎么觉得关宏宇成老妈子了?”
“……”

当然遇到大堵车差点赶不上飞机最后上了飞机还因为航道管制硬是在飞机上昏睡两小时才发现还没起飞周巡差点暴走这也是后话了,反正饕餮见到他大伯和巡叔时看到巡叔脸都睡红了

两人到了居然也没什么时差,还被开玩笑说可能年纪大了
闲着没事干电视节目也没啥好看的,亚楠提议去旁边公园散散步透气

“让你带多点衣服你不听”虽然关老师一边嫌弃的说着但一边还是把自己围巾围在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周巡脖子上 还掖了掖,把自己其中一只手套硬给人戴上,抓起另外一只冻到发红的手踹到自个儿大衣口袋里
严寒中的一股暖流
“嘿这不以为没多冷嘛”
蹭了蹭红彤彤的鼻子
“老关你看我这鼻子和巡鹿一样”
“你这是倔驴吧”
“啧啧,走走走!座海上巴士去那小岛吃东西吧!饕餮说可多吃的了!可惜他今天有课不能一起啊真的是,别说这小子blahblahblah”
关宏峰听着周巡不带喘说了一堆话 无奈叹了口气,但嘴角的弧度还是出卖了自己。
“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这闹的”
“这不也就在你面前”

相握的手抓的更紧了
“怎么把手伸出来了”
“没事儿这不你握着暖和呢”

“老周”

“诶 老关怎么了”

“明天去登记吧”

你我不在年轻,甚至衰老,但你依然是我人生路上的一盏明灯】


mmp的写到一半自动发了,而且写着写着都不知道自己写什么了,反正就希望他们好好的,这边真的很多同性情侣非常自豪的挽着对方手 其实也没什么,但就是那份坚决,哎年纪大了就容易感触,然后真的这几天好冷mmp 还有两天就可以回国了!!!老子买的同人本们!!!等着!!!!







帅哭

eninaug:

被gr老师说以前的画法更写实,用了两天xjb乱涂了一张。喜欢画可爱的东西有什么不好——

他宇宙无敌可爱——生日快乐

P2 宣图的后续
结果忘了自己画的是单人图不能参加活动orz....

不是太太啊哈哈哈哈啊哈天啊啊啊等等屏幕有点脏我(喂喂喂

莫入戏:

巡花那张档案里的照片,给 @ASAHINAAA 太太……

贺兰缺:

我爱博尔赫斯,我爱周巡。

周留 ∞: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先辈,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
 
我给你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悟力,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赞美人类发明黑色高领毛衣。


关周清华直播(20171124)

大师兄么么哒:






丢地址:


错过直播的,可以看回放。好多粉红糖!!!着急的自己撸!!博主要四处搜刮照片了!!!


现场迷妹们的爪机完整版:


1、https://weibo.com/tv/l/Glv1RLrIvEY3LYcG(推荐这个,角度好)


2、https://www.yizhibo.com/l/PclRwJWovQ5n2zmi.html(这个要一直盯着上面,不过离得近,结尾有彩蛋)




3、http://live.weibo.com/show?id=1042097:592819922_8QkwhX_4nBfZV-X5(这个视频锻炼颈椎)




关周十五年片段重现:


五元版:https://weibo.com/tv/v/FwBpNs15e?fid=1034:bcee3382212177cd868eac2eb1af4265


迷妹版:https://weibo.com/tv/v/FwCe62pM8?fid=1034:fd9bcea7edbe56fd86b9c17c52e74acf

暴风哭泣

八弦:

your wish will be my command.

要我注入爱的能量,我看了几天yutube上的止鼬AMV全是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春彦君